查看: 248558|回复: 100

上海做大保健服务的冯大姐

  [复制链接]

172

主题

215

帖子

76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64
发表于 2017-1-15 11: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玲现在的老板是个三十四、五的少妇,姓冯,也是东北人。冯大姐匀称的身材,浅栗子皮色大弯儿长烫发,爱穿连身的长裙装,冬天也穿,很有点姿色和韵味。庞世杰觉得她和其他那些按摩店的东北大姐不一样,以前一定是个人物。后来一次收货签单,庞世杰意外发现冯姐竟然还写了一手好字!忍不住称赞:“嗬,冯姐字写得真好看,练过吧。”冯姐眉目间微微抽动,似有感慨又不想说出来,最后貌似随意的说了一句:“我以前当过老师,还当过教务主任呢,你信吗?”

  庞世杰好像吃东西被噎到一样,咽了两口唾沫最才能张开,可没等他问出下一句,冯姐又把她堵了回来:“别刨根问底儿的啊,有机会请姐吃吃饭,姐讲故事给你听!”庞世杰自知今天继续追问下去没什么结果了,来日方长,不怕打听不出来。

  庞世杰是个八卦的人,又爱打听又爱聊,天生跑业务的料。“教务主任开足疗店”本身就是个大噱头,加上几分姿色的吸引,庞世杰真下功夫了。先是和冯姐百般套近乎,一次的货分两次送,总去收款最后却总对不上帐,种种增加接触的手段啊。后来熟悉一点了,开始请冯姐吃饭,给冯姐店里买DVD,送最新电影和流行歌曲的光盘。小玲总是奚落庞世杰:“庞哥,你这是想当我们老板公啊?”

  一个女人能开足疗店,冯姐也是阅人无数吃过见过的,也不知是因为冯姐内心空虚,还是庞世杰功到自然成,还真让他得手了。一开始冯姐有点逢场作戏,吃饭聊天都不谈过去,即使和庞世杰上了床以后,也仍然闪烁其词。一直到近了暑假,冯姐交给庞世杰一个特殊任务——开车拉着冯姐去学校站接儿子。

  冯姐有儿子?!

  有!还是我市某重点寄宿中学的高材生呢!冯姐的儿子放暑假了,学校宿舍要在假期整修,让把所有的个人物品都拉回家,庞世杰的面包车派上了用场。不仅接了孩子,还送回了冯姐家。冯姐家原来离足疗店并不远,两室一厅的老房子,租的,一个月2000来块,还算温馨舒适。

  男孩名字叫路文,小名文文,今年14岁初二,据说每次考试都是班里前三名,很让冯姐骄傲。冯姐亲自下厨做饭,做的都是文文爱吃的,文文看到家里有男人,有点小兴奋,总是想和庞世杰搭话。

  庞世杰明白了,冯姐是故意让文文误会的。庞世杰突然想起了自己家里的老婆孩子,心里有点惭愧,脸上就有些尴尬,可还是坚持着一直演到孩子看着电视睡着。

  那晚庞世杰没走,真正的睡了冯姐的床,冯姐好像稍有点进入角色,这一晚格外激情,格外温柔。温存过后,庞世杰先引起了话题:“没想到你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文文不是我亲儿子。”冯姐说的很淡定,庞世杰不自觉的看向房门是否关紧。

  “没事的,文文自己知道。”冯姐边说边点上一支烟,围了个毯子坐在了床旁边梳妆台前的梳妆凳上——从不在床上躺着抽烟,是冯姐自己的习惯,“他4年前才跟着我过,什么都知道!连我做什么工作都知道。”

  “他知道足疗店是做什么生意的?!”庞世杰从心眼里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知道!什么都知道!他就是在足疗店里长大的。”冯老师很肯定的眼光里流露出无奈。

  “韦小宝!?”

  庞世杰循循善诱,听的耐心;冯老师一时间感慨,倾吐欲强烈,一段红尘往事,故事讲的有声有色。

  8年前,冯老师在东北地区某市一所小学工作,那时的冯老师年轻漂亮,意气风发,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当上了学校的教务主任。当然,除了正常的工作努力,像冯老师这么出色的女老师,还是做了其他的牺牲的——她和年近六十的王校长上了床!

  教育系统会多,多半都是旅游疗养性质的。王校长每逢开会必钦点冯老师陪同,当时的冯老师是学校的教务处副主任,工作比较积极,加上刚结婚,没孩子,家庭没什么负担,被安排出去开会,也基本说得过去。

  一次开完会聚餐,一桌都是校长主任的,只有冯老师最年轻,大家面子一拘一劝,冯老师就喝多了。她恍惚间知道王校长和另外一个人扶她回的房间,直到王校长压在她赤裸的身上,掰开她两条纤纤细腿,进入她的身体,冯老师才略感清醒,但一切都晚了。

  第二天早上,冯老师还在头痛,昏昏沉沉,王校长趁机拍胸脯保证了冯老师的光辉前程,冯老师流着泪,接受了。

  从此以后,王校长这个老家伙算是吃定冯老师这块天鹅肉了,除了出去开会的机会,甚至干脆在酒店开了房间打电话叫冯老师过去。那时的冯老师怕学校里知道这一切,更怕跟自己结婚不久的丈夫知道,不敢声张,加上王校长也屡次兑现承诺,各种荣誉、先进都关照了冯老师,冯老师觉得,也许这就是现在社会的生存规则吧。

  冯老师学校前行50米的路口有家足疗店,足疗店不大,是一个小偏单改的,窗子上挂这小粉灯,里面来来去去平时只有2、3个女人。足疗店旁是一个便民自行车维修点儿,总有几个无所事事的四零五零人员聚集在那里打牌下棋聊大天。

  有一次,冯老师在那里修车,一个8、9岁的男孩背着书包经过,无聊的人群里有个人喊这个孩子:“嘿,回去告你妈,洗干净了等我,我一会找她洗脚去!”旁边的人一阵哄笑,孩子回敬了一个报复性的眼神,一转弯走进了洗头房。修车的师傅看到冯老师有点尴尬,含糊的解释着:“他妈妈不是正经人,足疗的,养个孩子也不容易。”冯老师心生反感,暗自寻思着:“怎么当妈啊,做这种营生还不背着点儿孩子?!”

  半年后,冯老师正式成为了教务处主任,学校里各种风言风语从未停息,冯老师一度成为了学校里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正准备大展宏图的冯老师无暇理会这些,她唯一紧张的就是,学校里新来了一个大队辅导员,姓刘,二十五、六,是从临近的小学一起合并过来的,这个小丫头很是风骚,不仅成为了学校里男老师们的新女神,更是得到王校长的关注,冯老师多次在校长室碰到王校长和小刘单独谈心,甚是亲密,还有,王校长临幸自己的频率也明显降低了。

  不出所料,又过了一年,一个难得的机遇,原来主管德育的主任被一所民营学校挖走下海了,小刘居然一跃成为了学校主管德育的主任,她只来了1年多啊,居然与自己平起平坐了。冯老师感到了危机,她知道自己要更努力了,搞定王校是关键!

  王校长还有1年就要退休了,现任的副校长按照教育局惯例会调到其他学校担任正职,然后再调来新的校长。这最后一年是现任主任们争取升迁成为副校长的最后机会!冯老师如临大敌,严阵以待,不惜一切,势在必得。

  这年五一劳动节前,教育局组织了一个关于学校安全预防的会议,在郊县的一个度假村,王校长带着主管学校各项的团体活动的德育小刘主任去参加了。这个会议开得很热闹,另外一个小学一个来开会的40多岁的男副校长竟然在晚宴上喝多了,回到酒店房间猝死了!   

  主抓安全的会议竟喝出了人命,教育局组织单位的组织者为了息事宁人,忙的人仰马翻。他们不知道,还有另一个生命,也在这个夜晚无声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个安全会冯老师也去了,她假托师范大学的同学借开会聚会的邀请,也来到了度假村会场。王校和小刘看到也冯老师来了,知道事情不简单。没料到,冯老师直捣黄龙,晚餐一散,就拉着已经喝了不少的王校长回了自己房间。小刘的电话不停地追来,冯老师干脆把王校的手机关了。

  “我跟了你3、4年了,还不如这个新来一年多的小姑娘!”冯老师本来想说“小狐狸精的”,想到自己的行径也不怎么光彩,改了口。

  冯老师洗完澡出来,王校都快睡着了,冯老师脱了个精光,躺倒了王校身边。王校来了兴致,扑上来连抓带咬,无奈的是人岁数大了,又喝点酒,他怎么折腾老二都硬不起来。

  这个老家伙有点穷凶极恶了,顺手抓过床头柜上的免费矿泉水,把瓶口一下塞进了冯姐下身。冯姐痛的大叫,王校更兴奋了,使劲儿捅,玩儿命插,直到冯老师下身出血,才住手。

  “妈的,你知道日子不对,还跑这搅和什么啊?”这个老家伙穿上衣服,扔下在床上痛的说不出话的冯老师,走了!

  冯老师一宿忍着剧痛,反复擦洗下身渗流出来的血,眼泪不停的掉,那个委屈啊。她知道自己该来例假了,但早上看还没来,就有赌一次的心,谁知让王校一折腾,来了!

  第二天一早,冯老师一个人来到医院,一番检查后,医生的诊断让冯老师犹如五雷轰顶。

  “怀孕6周,损伤性流产!住院治疗!子宫壁受损,再怀孕有危险!”大夫的话字字如钉,钉进了冯老师心里。

  冯老师真没想到,自己和丈夫一直都在企盼的孩子已经来了,却又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情的扼杀了!冯老师毕竟是文化人,自知对不起丈夫,纸里包不住火,假话总要穿帮。在住院的两天,冯老师思考再三,回家后就和丈夫摊牌离婚了。

  回学校第一天,冯老师就交了辞职信,托付人事的张老师帮忙办好后面的事,说短期内不会来学校了。走出校门时,冤家路窄,冯老师正巧遇到王校的车开进校院,冯老师挡在车前,王校从后座下了车。冯老师看到这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连打带抓,嘴里不停的骂着“你个畜生!你个畜生!”王校脸上几道血印,在保安和司机的掩护下跑开了,冯老师和保安司机们拉扯了好长时间才消停下来。此时的冯老师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眼泪横流,跟疯女人一样一样的。

  冯老师就这么凄风苦雨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校园,离开了她奋斗10年,原准备大展宏图的的教育事业。

  走过修车点的路口,冯老师发现,只三天的时间,这里不一样了。打牌人群扔的烟头引起了足疗店的失火,火着的不大,是从外面烧的,只是烧毁了足疗店的门窗,里面都熏黑了,门口拉着警戒线。没门没窗,里面两个30多的妇女在和一个男孩一起面朝着当街吃着饭,警戒线对无家可归无处可去的他们没有约束。

  冯姐一眼就看见了男孩的右胳膊上带着黑纱!

  “他娘熏死了!”修车摊不见了,仍旧有人围在那一带闲聊,有人看到冯老师站在足疗店门口发呆,有一句没一句的解释:“火烧得不大,可人睡着了,熏死了,可怜孩子了!”

  “可怜孩子了!”这句话从心底触动了冯老师,这句话她这两天已经在心里默默念叨千万遍。

  鬼使神差,冯老师跨过隔离一脚迈进了足疗店:“我是前面学校的教务主任,这个孩子我能领养吗?!”

  结果很意外,冯姐不仅领养了孩子,还带走了那两个妇女。

  后面的事,庞世杰很容易联想了,冯姐带着三人远走来到我市,安排孩子继续读书,只是连冯老师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干了一行又行,都不成,最后索性在那两个妇女的建议下干起了足疗店。别说,风生水起,活下来了!

  “你还真行,真能发下身段,从那么高贵的人民教师到屈尊干足疗啊,来冯老师,再给我做个肾保养吧。”庞世杰觉得气氛有点悲情,开始耍贫嘴。

  “高贵!?别拿我开玩笑了。文文亲妈卖身为了养活孩子,我出卖自己为了前程却害了自己的孩子。谁比谁高贵啊?!”

  故事讲完,冯老师也感觉有点凉了,回到了床上。庞世杰赶忙申过胳膊,将这个不幸的女人拥进怀里,冯老师顺势偎进他怀里。

  此刻,庞世杰甚至感觉自己胸膛太窄,容纳不下、承担不起这个饱经磨难后的依靠。

  真正需要依靠庞世杰的当然不是冯老师,深更半夜1点多,庞世杰手机响了,是他老婆打来的,庞世杰拿着手机去厕所接的,他老婆在那边已经很激动了:“你送货送哪去了?非要天天的这么晚送货吗?”

  “没办法啊,我就这个工作性质啊,我起早贪黑的干这个赚点外块,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庞世杰极力说的很真诚。

  “别骗人了!你送货送到哪个小姐床上去了吧?!”他老婆在那边已经是哭腔了,而且说话声音很大,庞世杰连忙用手捂紧了手机。

  “没有,真没有,我是那种人吗?你不信我?”庞世杰说完就后悔,这话说得太形而上了,太没底气了,傻子也能听出他做贼心虚啊!

  “庞世杰,你别回来了,看谁好跟谁过去吧!。。。。嘟,嘟。”他老婆在那边哭闹着,挂了电话。庞世杰头真大了,头皮发麻,他庞世杰究竟算是哪种人,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听厕所外有动静,庞世杰以为是冯老师被吵醒了,开门出来一看,不是冯老师,是冯老师的儿子文文。文文一声不响的站在自己屋门口,静静的望着庞世杰,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一眨一眨,一声不吭。

  “快回去睡吧,没事儿!”庞世杰嘴上说,心里说的却是:“我靠,这孩子成精了吧,怎么什么都明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8

帖子

13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6
发表于 2017-2-25 08: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纯粹路过,没任何兴趣,仅仅是看在老用户份上回复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发表于 2017-2-26 03: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8

帖子

15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7
发表于 2017-2-27 18:27: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下了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7

帖子

1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74
发表于 2017-3-2 03:08: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3

帖子

14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6
发表于 2017-3-2 20: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毛老子总也抢不到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2

帖子

16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4
发表于 2017-3-8 05:56: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7-3-8 10:12: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爷们的娘们的都帮顶!大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8

帖子

17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76
发表于 2017-3-8 18: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发现这个网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发表于 2017-3-9 05: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了个去,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