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1 | 回复: 0

夜经济时代上海应该发展夜生活产业

[复制链接]

192

主题

239

帖子

89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90
发表于 2019-9-5 16: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上海夜生活不适于年轻人

     在上海体验夜生活年轻人就算了。上海的夜生活基本是钱堆起来的。light一个小卡座3000起,modu内场随便点瓶酒就是2万。会所唱唱歌房间不算,你点一个人当空气在边上就是1000。

   累了出门左拐大通大或者富侨来一发按摩洗脚采耳,没有700打不住。这倒不是钱的事情,关键是无趣。吃顿日料,逛逛商场买件小外套,看个电影,做个按摩,最后去酒吧蹦个迪,买个醉。到了午夜3点,出门打车,回家。对于收入堪堪过万的小白领,那就是半个月的工资没了。

     在车上,酒意微醒,你会觉得,这到底算个什么事请啊?这种夜生活精彩在何处啊?还不如下班回出租屋看书考几个证实在,在上海没有房终归不属于这个城市,还不如早做打算。

   在上海从小妈妈就教育我,晚上10点必须回家。因此,跟灰姑娘一样,快到这个点,我就必须与热爱狂欢的小伙伴们分道扬镳了。所以,对我而言,所谓的“上海夜生活”基本上就是在朋友圈里刷别人夜生活的照片,仅此而已。 只能混到晚上10点钟,我还真是对不起魔都这个夜生活丰富的城市啊。

魔都有哪些丰富的夜生活呢?

     在百度和大众点评上简单查询了一下,并排除了一些例如便利店之类的不相干种类(当然假如你认为半夜在全家买便当也是夜生活的一种我也无话可说只能暗自崇拜),初步整理,魔都晚10点后仍在营业的店铺大约有5600家之多。以上海人口2400万计,也就是说基本上不到5000人就会有一家“夜店”存在。这样的人口覆盖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国家标准里中小学的配比标准,堪比幼儿园了。那么,稍微好奇地看一下:这些过了10点仍在营业的“夜店”都包括哪些呢? 先简单粗暴地整理为7个种类。

上海夜生活分类图

上海夜生活分类图

      可以看到,夜店中数量最多的依次分别是网吧、KTV、洗浴场所和棋牌室。 咦,夜上海不应当是酒吧遍地,club满街吗?我们还专门从这些分类中细分出“酒吧”这一类算了一下,其占比仅有6.6%而已。 奇怪了,为什么高级的夜生活排不上号,而占据榜首的都是一些感觉在三四线城市也同样流行的活动呢? 很简单,这些店天生就是夜店。我们统计了各类型店铺中经营超过10点的店铺占比以看到,棋牌、洗浴、KTV和网吧,这四个类别“夜店率”均达到了60%以上。毫无疑问,没有几个开棋牌和洗浴的老板会选择在夜里关门谢客吧。因此,只要店铺基数足够大,它们在夜店中所占的比例只会居高不下。

   这真让人担心,难道统治魔都夜生活的族群就是这些经常混棋牌室和洗浴中心的爷叔吗?别急,先不要为我魔都夜生活的庸俗化而担心。我们按照不同时段又再次统计了各类夜店,一些规律顿时浮现出来。

1,随着入夜更深,过了12点,大部分在棋牌室和洗浴中心里奋战的爷叔们逐渐有点挺不住了。从图中可以看到,晚12点之前,夜店中的棋牌室和洗浴中心还保持着99%的营业率,但是到12点至凌晨2点这个时间段,其营业率分别下降到26%和6%。

2,同时,我们还可以发现,在这个爷叔们纷纷退散的时间段(晚12点到凌晨2点)里,年轻人的世界仍在欢腾不止。网吧、KTV和玩乐场所(舞厅、夜总会和娱乐城的总和)这三类夜店依然保持了坚挺的营业率,均维持在80%以上。

3,但是,在凌晨2点过后,即使是夜上海,顿时也清静了。在这个时间段,大部分夜店的营业率均下降到了10%以下。硕果仅存的仅有两个:网吧与棋牌室。而其中棋牌室也只剩下约18%,但网吧还有97%的营业率。 看来,魔都的夜生活,是爷叔的也是年轻人的,但最终还是属于Dota和lol的。

      话说回来,严肃地讲,无论是年轻人还是爷叔、无论是洗澡还是赌博、无论是打Lol还是打别的什么,城市的夜生活都是城市活力的重要指标。为了体现这个数据分析工作的重要性,在统计完后,我还专门请一位学长来帮我画了一张城市夜店地图。

上海夜店地图

上海夜店地图

   这是一张夜店地图,更是上海的一张活力地图。我右键将之设为电脑壁纸,长久地看着这张图,不禁泪流满面。 哎,这星光璀璨的繁华夜生活的世界,却跟宵禁时间设定为晚10点的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上海需要不需要大力发展夜生活经济


    近几年,夜经济在国内越来越受重视,成为衡量一个城市经济开放度、活跃度的重要指标。不过,活力蓬勃的夜间消费,除了吃喝就是KTV酒吧电影院老三样。目前,上海已聘用的10多位“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基本都是当地夜间经济活动繁忙的相关公司管理人,比如上海新世界(集团)、上海外滩投资开发(集团)、中国新天地太平桥项目、上海豫园股份等机构相关负责人。这样做是出于什么考虑?作为首位“夜间区长”、黄浦区副区长陈卓夫此前曾谈到,做好放开发展和规范引导管理并重,政府要打造的是适当的夜经济环境。黄浦区夜生活首席执行官、豫园股份总裁助理胡俊杰上岗已有一月。其对自己的定位是,“发挥好资源协调作用、为政府和业务部门搭起一座桥梁,让上海夜间经济更多元”。实际上,更多元化的夜间消费产品供给,也是当下夜经济升级的一大体现。此次上海特别强调,“编制夜生活集聚区发展规划……引进培育沉浸式话剧、音乐剧、歌舞剧等夜间文化艺术项目,对深夜影院、深夜书店、音乐俱乐部、驻场秀等夜间文化娱乐业态秉持包容审慎态度”。

    不过,“夜上海”的灯光,也有被迫“熄灭”的时候。去年上半年,上海著名的昌里路美食街传来停业整顿消息。一时间,社交媒体上掀起一阵怀念吴江路、彭浦夜市与寿宁路的风潮——这些曾在深夜慰藉饥肠的夜宵“胜地”,先后因集中整治被“清理出场”。以彭浦夜市为例,这条上海北部最大的地摊集聚区,高峰时期流动设摊数量有上千家,在两条马路上绵延2公里。由于浓烟和噪音,引发周边居民巨大“反弹”。据《上观新闻》报道,2013年,上海有关部门与静安区对彭浦夜市展开整治,彭浦夜市也随之消失。一面是“堵”,另一面则是“疏”。2014年,上海首个“正规马路夜市”——“夜食尚”夜市美食广场在宝山区绿地新都会商业广场诞生。但据《澎湃新闻》报道,不少商家搬入后,感受生意大不如前,而“流动摊贩”却更有市场。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对此并不意外。她告诉城叔,一个看起来嘈杂、混乱的市场搬到一个正规商场内,很容易出现人气骤降。“消费是一种习惯,消费者很容易产生路径依赖。卖场搬迁后,他们可能会因为交通不便、觉得没那么热闹、或者原来的市井感觉消失了,就不再光顾,这是一种消费心理。即便是原址搬迁,也是如此。”要妥善解决这些矛盾,对城市治理能力是个巨大考验。上海也探索出一些成功做法。比如,面对整治带来的经营下降,大沽路酒吧街在街道牵头下,开始寻求自救——酒吧同意自我限制噪音、环境影响,街道也相应放宽监管。此后,街道还引导当地74个商家成立自治委员会,最终大大减少对周边影响。

    上海著名的酒吧街衡山路曾是当地的一张商业名片,生意火爆。而现在,许多店铺由于客流下滑及经营策略调整等原因撤离,新天地、田子坊等商圈分走大部分客流。RET睿意德策略顾问部总经理陈丽琳曾分析指出,由于衡山路中段距两头的淮海路和徐家汇都较远,相对缺少人气和客流。在新区域崛起后,衡山路很快就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在规划层面,一个成功的例子是杨浦区大学路。这条由业界知名的美国SOM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购物街,入口便捷,且路面较窄让车辆较少选择进入,使逛街非常方便。街道、城管部门准许商家在规定时间将桌椅摆出,大学路也因此集聚众多人气。与此同时,在赵萍看来,发展夜间经济,城市还需要在两个方面“补短板”:“一方面,随着消费水平提升,需要提供更丰富的业态,除传统美食与酒吧外,可以考虑教育、文化、娱乐、康养等业态;另一方面,要弥补制度保障短板,解决食品安全、交通不便等问题。”事实上,许多国际大都市都提出“24小时都市”的概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网站地图

GMT+8, 2019-10-15 22:29 Processed in 0.080340 second(s), 27 queries .

© 2019 上海夜生活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Jvma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